“听说了吗,西河湾的金先生要打黑水沟了!”

“我不光听说了,还去黑土山看了呢,你不知道,黑水沟那两个山口,都快被土匪的尸体堆满了!”

“我的天,那得死多少土匪啊?”

“土匪都死光了才好呢,年年赋税都交不起了,土匪的岁粮还一年比一年多,金先生再不出手,咱们都活不下去了。

“对,金先生最好把土匪全杀了!”

“我也去黑土山看了,金先生那边人太少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挡得住土匪?”

“肯定能,我家表叔是西河湾南边的,他说前几个月,金先生只用了几十人,就干掉了铁罐山好几百土匪呢。

“几十打几百,怎么可能?”

“老刘你别不信,我表叔说金先生不光几十人打几百,还一个人没伤呢。

“你越说越神了,金先生的人还能是天神下凡不成?”

“老刘,老三还真没骗你,我姐夫的邻居有个儿子在铁林军当兵,今年受伤回来了,他说金先生在渭州城,带着几千铁林军,灭掉了党项好几万骑兵呢!”

“对,我也听说了,当时金先生挥了挥手,天上就往下砸石头,一下子就砸死了好几万党项骑兵呢!不是天神是什么?”

“你们这么说,金先生真有可能打败黑水沟?”

“不光是黑水沟,我昨天去县府卖猎物,听说金先生连双驼峰和虎头山一起围了,发誓要把整个金川收岁粮的土匪全都灭掉!”

“要真是这样,那金先生就是咱们金川百姓的大恩人啊!”

“不光是金川百姓的恩人,还是整个大康百姓的恩人,金先生打败了党项人,明年朝廷就不用向党项纳贡了,咱们的赋税也能再降一些。

“没有土匪收岁粮,朝廷再降点赋税,咱们终于能过上几天好日子了!”

“金先生打仗这么厉害,为什么不留在边疆,一起把契丹人也灭了,那样咱们的赋税还能降更多,回金川来干什么呢?”

“还不是金先生没有靠山,朝廷的那些官老爷们怕金先生抢了他们的功劳呗。

“唉,这群狗官!”

“快闭嘴,你想死吗?”

……

类似的对话,发生在金川各处。

无数百姓都在关注着金锋和土匪之间的对抗。

而作为主角的金锋,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里。

行动的第二天,张凉几人都派人回来报告了,他们已经成功占领了各个土匪老巢的咽喉。

以老兵的装备和战斗素质,占据了有利地形,就绝不会再让土匪跑出来。

但是老兵也没有能力打进去,金锋也不允许老兵伤亡太多,双方只能对峙。

这将会是一个旷日持久的战斗,持续一两年都有可能。

金锋不可能一直关注。

此时他和关晓柔、唐冬冬都被唐小北拉进院子,看她显摆自己的战果呢。

“相公,晓柔姐姐,姐姐,你看!”

唐小北跑过去掀开马车上的篷布,露出里面两个硕大的铁皮箱子。

打开箱子盖,里面全是一块块崭新的银锭,在阳光的照射下,晃得关晓柔有些睁不开眼睛。

除了金锋,没人比她更清楚香皂是怎么做的了。

她实在无法想象,成本这么低廉的东西,送到城里竟然会那么值钱。

以前她洗衣服,肥皂都是随便用的,有时候为了洗的干净点,还要多打两遍肥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